一个耿直的ID

废话过剩的高中生写手
欢迎互蹿围脖:介子司不思

半醉半醒

◎李白庄周友情向
◎是的,剑仙这次又喝醉了,还是庄周去接的他

〖壹〗
世人皆知,李白好酒。
但他们只知青莲剑仙一掷千金裘,一饮百杯酒的豪气,却不见他醉后如山倒的模样。
我探着身子把那个趴在树枝上烂醉如泥,正要伸手去抓月亮的男人给拽到鲲上,忍不住想踢他两脚。
他被我给抓住领子,十分不安分的挣扎着,一边蹬脚,一边模糊不清的嚷嚷,像条砧板上的鱼。
要是被人给瞧见了,肯定认为我是在蓄意谋杀他,而事实上我也想这么做很久了。
我面无表情的把他给踢到鲲背的中央,然后示意鲲往瑶池的方向飞去。
经过夜市的时候,我看见万千灯火如繁星点点,在厚重的大地上张灯结彩,像是一串燃烧着的丝绸。
我回头望了李白一眼,他此刻倒是睡得正香,哈濑子都快淌了鲲一背,褐色的碎发与一袭白衣被风吹得翻飞,仿佛飘在少女床边的一笼纱。
若是以他此刻的模样把他丢到集市里去,不知要碎了多少人在梦中的心。
我这般想着,忍俊不禁,心头的那一股子抑郁,也缓缓消散了。

  瑶池在月光的照映下闪闪发亮,像是天女倾落的一滴眼泪。
我把男人从鲲背上搬下来,本想用瑶池水给他醒一醒酒,却又觉得他醒后吵吵嚷嚷的扰了清静,便索性先把他晾在一旁睡去,撒手不管。
我盘腿坐在白沙洲上,鲲在瑶池里扑腾,时而潜入水中,时而抟扶摇而起,巨大的双翅拍打水面,击起浪花层层。
看得出来,它是高兴的。
大概是很久没又回到这里的缘故吧。
我抚摸着身下这冰凉而细腻的白沙,这辽阔的水域仿佛一碗盛满的琥珀酒,让我蓦地想起第一次看见李白醉酒的场面。
那时他还只是个月下独酌的饮者,不是名满天下的侠客。
而长安城也还是歌舞升平。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