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耿直的ID

废话过剩的高中生写手
欢迎互蹿围脖:介子司不思

论醉酒后的剑仙是什么模样

深夜脑洞摸鱼,我就随便写写,看官们也随便看看就好QwQ
#酒鬼太白#
#庄周视角#
#友情向,不是CP#

李白那家伙又喝醉了。
我捂嘴打了个哈欠,半眯着眼满脸嫌弃的看着面前这个醉酒的白衣剑仙像个三岁孩子一般追着一群荧光蝴蝶跑来跑去,忍不住重重的叹气,招呼道:“李太白,你到底要玩到何时?再不过来,我可就回去睡觉了。”
“不急不急,再等会儿!”
留了头棕色卷发的男人步伐踉跄的扑向一只蝴蝶,却尚未得逞,还险些摔了个狗啃泥。他跌跌撞撞的稳住身子,转了个圈,正经道:“这儿的蝴蝶真好看……若是能抓几只回去送给庄周,指不定他就不让我还之前欠他的酒钱了。”
啧,看来这次是真醉的不轻,连这种白日做梦的胡话都说出来了。
我强压下把他丢在路旁自生自灭的念头,驾着鲲双手拽住他的衣领把他拎了上来。
“自己坐稳了,中途要是掉下去我可不会捞你。”
我盘腿坐好,轻轻拍了拍鲲的头,宛如鲸鱼般蓝底白肚的异兽便心有灵犀的一甩尾翼,朝家的方向驶去。
“甩下去也好,嗝,等我下去摘个月亮,回头挂屋里,夜里就不用点灯了。”
男人整个身子像摊泥似的贴在鲲背上,白净的两颊染了几丝醉酒的酡红,他双目紧阖,嘴角微动,似在喃喃自语,又似乎已经酣睡。
在这么急的风中还能睡着,这天底下该不会有第二人了……也不怕染了风寒。
我在心中暗叹口气,拍了拍鲲示意它减慢速度。
感受到身边的风力明显减弱,我也稍稍放松了身体,把双手拢进袖子里,轻声道:“李太白啊李太白,你现在除了整日喝酒,可还干过其他正事?真真白费了那一身功夫与满腔才情。”
“此言差矣,此言差矣。”
身后蓦地响起对方带了几分醉意的反驳,“我李太白今朝有酒今朝醉,但若真遇上了不平之事,却也自是要拔剑相助的!”
前面的话语我听得有些模糊不清,后面的“拔刀相助”却是掷地有声。我有些惊讶,正待回头去看看李白是不是又说梦话了,却蓦地听见前方响起一声凄厉的尖叫。
下一秒,一袭白衣便自我面前飞过,如云朵般飘然而下的同时,略带醉意的清亮嗓音也悠然而至:“大河之剑天上来!”
原本正拦路截下一辆马车的歹徒刚要行凶 ,却见半空中倏地飘下片云朵,待其近了再看,却猛地发现那是名白衣飞扬,右手执剑的男子。
“那…那可是,剑,剑圣,李白?!”
本该撒腿就跑的歹徒认出了那柄泛着冷光的宝剑,竟然定在了原地,呆望着那仿佛自月中而来的青莲剑仙,眉飞目扬,踏云而歌,如同蝴蝶般落在了他身后的空地上舞起了剑诀:“哈哈哈哈吾乃剑仙李白是也,尔等宵小速速离开,不然就别怪这宝剑无情了!将进酒,杯莫停!”
歹徒:“……”
被劫商人:“……”
我:“……”
李白:“哈哈哈哈身手不错啊,再来再来!青莲剑歌!”

下次这酒鬼要是再喝醉,我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再来接他了,我用我的鲲起誓!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