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耿直的ID

废话过剩的高中生写手
欢迎互蹿围脖:介子司不思

【卷黑】我们的故事

☞高中同班同学AU
☞日常生活向

※真实是他们的,谬误属于我。

今天窗外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卷毛双臂枕头,趴在桌上,因困倦而打了一个哈欠。
余光瞥到斜前方空空的座位,他揉了揉眼,慢吞吞的拿出课表看了看:
英语,选修日语和化学。
都是熟人的课啊……看来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念及此处,原本还有些紧绷的神经在此刻彻底的放松下来,他调了调凳子的高度,无视掉响起的上课铃,随手抽出一本英语书压在胳膊下,阖眼便睡。
迷迷糊糊间,听见有谁在叫纯黑的名字,语调温柔祥和,很像是……
卷毛猛地抬起头,视线模糊间,呈现出一个男人的剪影,站在讲台上面,正在询问着班长那个空位的主人身处何方。
完蛋…英语居然和语文调课了……
啧,麻烦。
卷毛下意识的抿起嘴唇,睁大了眼,好使自己看起来精神一些。
“米老师,”他礼貌的举起了右手,呼喊出声,在男人的目光投来时不慌不忙的说到:“纯黑吃坏肚子去医务室了,这节课临时请假。”
班上有人发出了细碎的笑声。
好吧,卷毛在心中叹气,虽然这个理由很蹩脚,但他的确想不到其他更好的说辞了。
站在讲台上的男人听言,微微点了点头,“哦~原来是这样。”他稍稍停顿了几秒,这让卷毛有些忐忑的绷紧了肩膀,但好在这位看起来很温柔的老师并没有深究下去,他轻微的摆了摆手,示意卷毛坐下。
“好的,我知道了。”
他似笑非笑的说道,拿起粉笔,转向了黑板。“现在,我们开始上课吧。”
有惊无险。
卷毛松了口气,抽出一本语文书。
虽说这套路和平常不一样,但也许今天这个地中海老师心情挺好,所以对纯黑网开一面也说不定。
嘛……总之糊弄过去就OK了。
他这样想着,又打了个哈欠,托着腮开始记录笔记。
至于后两节课,卷毛几乎是一路睡过去的,因为实在是困得不行,昨晚和那家伙一起奋战到凌晨两点半,今早六点不到就爬起来了,想精神也难。
好在后两节课的老师看到他那副要死不活的模样都心领神会的没有叫醒他——倒不是他们不负责任——以张老师的脾气秉性来说他到是很愿意给卷毛一个爆粟,但就他那状态敲醒了也没什么用,便索性让他睡了过去。
于是,在舒缓的放课铃中,养了两节课精气神的卷毛同学又生龙活虎起来。
他揉了揉眼,在午日的阳光中惬意地伸了个懒腰,修长的四肢舒展开来,他哼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感觉活过来了~~!”
他从座位上慢悠悠的起身,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然后娴熟的编了条短信发送。
【都中午了,还没起床?】
不一会儿手机便震动起来,卷毛走出教室,穿过走廊。
【困,不想起来。】
哈……!一股子懒劲儿扑面而来。
似乎想象出了对方此刻的动作和神态,卷毛不自觉的嘴角上扬,迅速回复道:
【那就等着饿死吧白痴。】
【你给我带份儿吃的来呗。】
【呵!想得美。】
【嗯……就要食堂三楼的那家灌汤包吧。我再眯会儿,到时候你自己开门进来啊。】
【……白痴。】
锁上屏幕,卷毛站在明晃晃的太阳下撇了撇嘴,叹气声融化在风里。
无奈归无奈,那包子,还得买。
>>>>>>>>>>>
午后的太阳很温暖 ,阳光是清新的柠檬色,照在身上像是披了一层柔软的丝绒。
卷发少年拎着两袋灌汤包和糯米粥爬上有些老旧的楼道,三角与狭长的光斑与厚重的阴影交错,在少年经过的时候从白T恤上轮番掠过。
他来到一扇铁门前站定,修长的手指重重的叩门:
“开门啊纯黑!!你有本事睡懒觉!你有本事开门啊!”
敲击钢铁的声音在狭窄的过道上传播开去,听着响亮又刺耳,几秒后,门猛的向外推开。
“你个白痴!!!”
门后露出头来的少年顶着一头呆毛四翘的黑发,咬牙切齿的瞪着来者,俨然一副被吵醒的不耐烦样。“不是让你自己开门进来吗?!!”
“哎呀~我忘带你家钥匙了嘛~”闪身进到屋里,某个扰人清梦的家伙显然没有任何愧疚,一本正经的解释着,脸上的阴谋得逞的笑意藏也藏不住。
纯黑翻了个白眼,转身往房间里走,并不想搭理对方。
“赶紧换了换了衣服出来吃啊,粥我要的温的,一会儿该凉了。”
驾轻就熟的换好拖鞋,走进厨房,拿出碗筷调料在餐桌上一一摆好,再折回客厅把汤包米粥拎过来添上——卷毛拉开椅子坐下,歇了口气儿的同时,某位大爷也姗姗来迟。
粥的温度刚刚好,包子也不是很烫,卷毛囫囵吞下一个,又接着喝了一大口粥,趁着咀嚼食物的空闲时间,他偏头看向身边的人。
纯黑此刻正拿筷子夹起一个汤包要往嘴里送,见对面的人突然看了过来,他哼出一声鼻音:“干嘛?”
卷毛鼓着双颊,又盯了几秒后,笑眯眯的摇了摇头。
“有病……”少年用勺子舀了口粥,端起碗送到嘴边。
一时间两人都不再言语,周围安静了下来,只剩下碗勺偶尔碰撞时发出的脆响。
迅速吃完了自己的那份儿,卷毛端起碗筷走到厨房里清洗干净,放好。
回到客厅时,纯黑那碗粥还像没动过似的。
卷毛刚想嘲讽几句,却突然意识到,纯黑吃饭的速度总是很慢。
倒不是他磨蹭,而是——怎么说呢——卷毛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形容。
大概是一种习惯吧。
习惯这样慢条斯理的进餐,细嚼慢咽,所有的食物都要在口腔里细细磨碎了再咽进肚子,勺子盛饭,筷子夹菜,任何一个动作都有板有眼。
相比之下,卷毛的速度可就快多了,虽然算不上风卷残云,却也是三下五除二,干净利落的解决完毕,然后坐一旁等着某位大少爷用膳。
他回到餐桌旁,落座。
好在这家伙的吃像还不错,不至于让等待的时间显得格外漫长。
卷毛这样想着,单手托腮,视线落在印了花的餐桌布上,余光却可以看见纯黑咬了一口包子。
一口,两口,咀嚼,一口,两口,咀嚼……
十六口解决了四个包子。
纯黑站了起来,端起碗筷,卷毛下意识的眨了眨眼,移开视线。
“……速度点啊,不然咱们又要迟到了。”
他瞥了眼挂钟,细长的分针指向四十,耳边传来对方不耐烦的冷哼和房门关上的声音,卷毛微微笑了笑,起身走向玄关。
等到纯黑打整好一切,穿着校服出门时,已经是两点十分了。
“第一节是啥课来着?……好像是语文?”
“不是,语文今天和英语换课了。”
“哦……诶等等!!那地中海发现我旷课没?!!”
“废话……他只秃不瞎的好吗。”
“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被我机智的应付过去了呗。”
“哦……那还行……总算没当猪队友了。诶,你走这么快干嘛?”
“再过十分钟咱就迟到了!厂长的历史课,我可不想被罚站。”
“罚就罚呗有啥好怕的,”纯黑双手插进衣兜里,一脸轻松,慢悠悠的踏着步,再看看前面的人,大步流星的走着,就差撒丫狂奔了,完全没有等自己的意思。
“你就不能走慢点啊,怂成这样,还是不是男人了?”
故意把路旁的塑料瓶向前一踢,不歪不斜,正好砸中了前面人的小腿,纯黑心里一乐,觉得十分解气。
“……”
无语的回头瞥了对方一眼,卷毛把塑料瓶捡起投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随手在校服上擦了擦,没有言语,然后默默的跑了起来。
“等等你个白痴!有本事你别跑!”
眼见得对方一下蹿出好几米远,纯黑一着急,也跟着狂奔起来。
暮春初夏的风是软和的,托起校服的衣领边角,阳光从叶子间的罅隙漏下,落在眼前之人的背影上,像是一帧帧快速闪过的幻灯片。
白衣黑裤的少年们奔跑着,穿过绿荫小路,斑马线和街道拐角,跑进即将合上的电子门,踩着轻快的铃声进入教室,拉开椅子落座。
卷毛拧开矿泉水瓶灌了一大口,冰凉顺着喉管一路下滑过肠胃,剧烈的心跳也逐渐趋于平静,他抹了把嘴,把水递给斜前方的纯黑。
对方摆了摆手,呼吸依旧粗重,胸膛起伏着,似乎并没有从刚才的那场追逐中恢复过来。
卷毛起身弯腰把水放在纯黑的课桌上。
“慢慢来,先把气给喘匀了啊……深呼吸,吐气,再吸气,吐气……OK,孩子马上要生了!”
下意识跟随着节奏的纯黑听言瞬间炸毛,抄起矿泉水瓶就要往对方身上招呼。
“哈哈哈哈!”
卷毛乐得笑出了声,像个孩子一样大笑着回到座位,躲开对方气急败坏之下丢来的矿泉水瓶。
弯腰捡瓶子的时候,他无意识的撇了眼窗外,是个好天气,阳光晴朗,万里无云。
嗯,不错的下午啊。
卷毛直起身子,朝着纯黑笑得开心,然后趁着对方一愣的功夫,把瓶子给丢了回去。

——tbc

初次尝试,人物性格拿捏不是很准确,如果有什么建议,请务必提出!(´•ω•`)、

评论

热度(19)